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苗蛊王网易博客

苗蛊王竭诚欢迎各位朋友来做客(所有日志除了注明外均为原著,转载要注明出处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苗族苗家故事 肥哥传奇(游方除魔之大战食人蛙)  

2008-08-19 07:38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苗族苗家故事     肥哥传奇

——浪牛

三、游方除魔之大战食人蛙

 

话说肥哥告别师傅,一路走走停停,白天游山玩水,晚上继续练功,日子也过得很快转眼已到了花开时节。一天,顺着大河往下走,来到一个小寨子。远看这个小寨子三面环山,寨子里点缀着各种花朵,寨脚是层层梯田,河面上偶然见有一只鸭子孤独地游弋。走进寨里,房屋错落有致,井然有序,街道虽然不宽,确是用鹅卵石镶嵌而成。环境确实很美,但是在街上游了半天,却不见一个人影,不免有些怅然。只听肥哥用山歌这样唱道:

       “绿水青山好地方,

         姹紫嫣红春满园;

         无奈人少炊烟稀,

         何报世间好光景……”

山歌还没有唱完,这时候传来了一个好像是少女的问话:“是哪个大哥在唱歌呀?”

  肥哥:“是我呀!”

  肥哥又问道:“你是哪个啊?是人还是鬼?在哪里?出来呀?”

  那个声音回答:“我们是人,不是鬼。藏在谷桶下面。”

  肥哥顺着声音搜寻,在一条巷道的旁边,见又几架谷桶摞在一起,细数有九架,估计人就是这里,急忙把谷桶搬开。

  原来谷桶里藏着两个少女,约莫十六、七岁左右,头上挽着咎咎,上身穿的是对襟粗衣,下身是百褶短裙,光着脚丫,虽然不是闭月羞花,却也楚楚动人。

  肥哥问道:“这么大的一个寨子,咋个的才有你们两个呀?”

  一听肥哥这么问,这两个姑娘眼泪就立即“吧嗒”“吧嗒”的流了下来。大点的姑娘说道:“大哥,一言难尽啊!那就让我慢慢的讲给你听吧”说完,换了一口气才又缓缓说道:

  “我们是俩姊妹,我是姐姐,名叫阿仰妮,她是妹妹,名叫阿宝普。我们这个寨子名叫雅坡,70多户人家,近400人口,全寨人和睦相处,自给自足,从来没有发生过哪子大事。我家有奶奶、父母和我们姊妹五口人,日子过得虽然不咋个丰裕,却也其乐融融。去年夏天,不晓得从哪里来了一只食人雕,一只食人蛙,它们见人吃人,碰到养牲就吃养牲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搞得人心惶惶。村里组织了很多人去跟它们打过几次,每次都打不赢,还死了很多人,剩下的,也全部逃了出去。我的父母也它们吃的没啦,奶奶怕我们姊妹遇害,才叫人用谷桶把我们藏起来。估计奶奶也可能不在啦!呜呜,呜呜!”

肥哥听见后,气得咬牙切齿地说:“真是太可恶啦,它们在哪里,我要去把它们杀掉,好为大家报仇血恨!”

妹妹说:“大哥,它们太凶残啦,你是斗不过那些怪物的,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!”

肥哥:“我肥哥游方窜寨,就是专门斩妖除魔的,如果要跑,我还是个男子汉吗?”

姊妹俩见肥哥身材魁梧,背刀挎箭,想必定有一定的本事,也就不再劝阻。天色也晚,先休息一晚,明天天亮后再说。姊妹俩急忙安排晚饭,不一会,饭菜端上桌来,肥哥看见这热腾腾、香喷喷饭菜,特别是那大块大块肥油油的腊肉,馋的直流口水,心想:长了这么大,还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饭菜啊!姐姐阿仰妮拿出米酒,边斟边说道:“大哥,这个酒是我们地方特酿的陈年重阳酒,好喝,但是后劲大,不可多喝!”

第二天,肥哥起床后,便急急的问姐姐阿仰妮:“阿仰妮呀,你们说的食人雕、食人蛙在哪个地方?咋个才找到它们呀?”

阿仰妮说:“大哥,不用去找,如果想要食人雕出来,就要簸箕来簸米,食人雕听见簸米的声响,它自己上门来;如果想要食人蛙出来,就用舂碓来舂米,食人蛙就出来啦!”接着又说道:“大哥,食人蛙比食人雕要凶恶些,你看先除哪个好些?”

肥哥想了一下,说道:“先除掉食人蛙吧!”

阿仰妮:“那好,你做好准备,我来引诱。”

说罢,走进舂碓房,倒入约一升谷子,“嘚咚咚”, “嘚咚咚”的舂起米来。不一会,只听见后阳沟传来几声震耳欲聋的“蝈蝈、蝈蝈”的蛙叫声。肥哥急忙迎上去,好家伙,约有七、八尺高,背上的疙瘩如小碗大小,犹如披了一副铁甲,嘴如盆大,臂粗如梁,肚子好像一个大气球,时白时红,一张一吸的,令人毛骨悚然。肥哥也不管那么多,上去就是一拳,打在肚皮上,食人蛙猝不及防,打了个咧嘴,而肥哥却被弹的倒退一丈多远。食人蛙见有人来犯,气得哇哇大叫,跑上前来,伸出双爪,欲抓肥哥。肥哥见来势凶猛,就地一滚,顺势绕到食人蛙身后,朝其背上就是一刀,无奈食人蛙皮厚肉粗,伤不了它,反而震得肥哥手腕发麻。食人蛙右手一记秋风扫落叶,连拍带抓,要是被拍着不死也伤,肥哥往后一退,蛙爪眼前划过,肥哥立即来个顺藤摸瓜,刀往蛙臂内侧一抹,食人蛙的一条手臂立时便掉拉下来。食人蛙受伤后更加疯狂了,只见它的肚子更加鼓起来,脖子也鼓了起来,整个身体变得血红血红的,嘴里“蝈蝈”、“蝈蝈”不停地叫。肥哥记得阿仰妮交代过,食人蛙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可能要往人多身上喷毒汁。因为食人蛙的唾液含毒性很强,人只要粘着一丁点,就会化为一滩血水死掉。肥哥虽然已经练就一身药功,具有百毒不浸的本领,但是,是否能够抵挡蛙毒,他自己也没有把握,所以,肥哥还是小心翼翼的,思考着如何避开食人蛙的毒汁又如何一击毙命。只见那食人蛙嘴巴一张,“噗”的朝着肥哥吐出一口唾沫,肥哥快速一闪躲过。食人蛙一吐不中,接着再运气,准备再吐一口。肥哥利用它在运气的一刹那,手握利刀,一个箭步用力朝食人蛙的胸口砍去,食人蛙嘴里虽然“咯咯”“咯咯”的叫个不停,可躯体却像一个泄气的气球慢慢的瘫软在地。(未完待续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