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苗蛊王网易博客

苗蛊王竭诚欢迎各位朋友来做客(所有日志除了注明外均为原著,转载要注明出处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牛王的传说  

2007-09-05 00:20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苗族民间故事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牛王的传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浪牛

斗牛是我们黔东南地区苗族同胞每当在重大节日的时候,比较喜欢开展的一项娱乐活动。传说有个叫告波博的老人,爱好斗牛,也善于发现和喂养斗牛,凡是经过他喂过的牛都很好斗、善斗,都取得很好的成绩。可是,有一段时间,告波博没有好的牛来喂。为此,他整天闷闷不乐。这时候牛友劝他出去走走,看有没有好的牛卖。有一天,他买得牛回来,于是,发生了这样的故事……

告波博买得牛回到半路,天已经黑得升手不见五指,很无奈自言自语地对着黑牛和白牛唱道: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远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你

                 升银搭升米

                 过河又涉水

                 爬山又越岭

                 来到鸡场堡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黑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白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黑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白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刚好银子够

                 回到方早靠

                 天已经黑定

                 熟山不熟树

                 熟村不熟店

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在哪里住啊?

告波博买来的这两头牛,都是头大角粗、身板硬朗、毛衣光亮的上等斗牛,黑牛相貌凶狠、而白牛貌似温和,其实他哪里知道这是真正的牛王啊!这时白牛好像懂得主人的心思,接着唱道: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远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你

                 升银搭升米

                 过河又涉水

                 爬山又越岭

                 来到鸡场堡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黑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白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黑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白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刚好银子够

                 回到方早靠

                 天已经黑定

                 熟山不熟树

                 熟村不熟店

                 主人啊,我们应该在哪里住啊?

这时候刚好经过里面住有一对年轻夫妇的人家,他们听到外面有人在对歌,便抬头往窗外一看,只见一个老者手牵着一黑一白的两头牛,步履蹒跚,边走边唱,觉得希奇又可怜,于是,就挽留进家来小住几天。但是,住的时间长了,告波博还没有想走的意思,这俩夫妇就有了意见,于是唱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告波博方远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你

                 升银搭升米

                 过河又涉水

                 爬山又越岭

                 来到鸡场堡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黑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白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黑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白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刚好银子够

                 回到方早靠

                 天已经黑定

                 熟山不熟树

                 熟村不熟店

                 是我们夫妇

                 请你们来住

                 两天你该去

                 三天你该去

                 住了一场还不去

                 不要你来开饭钱

                 也应开点柴火费呀!

告波博因为长途跋涉,人和牛都比较疲惫,所以没有动身。这时候听见小俩口这么一说,也因为囊中羞涩,脸一阵红一阵白的,不晓得咋个回答。这时白牛在牛圈里答道: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远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你

                 升银搭升米

                 过河又涉水

                 爬山又越岭

                 来到鸡场堡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黑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白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黑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白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刚好银子够

                 回到方早靠

                 天已经黑定

                 熟山不熟树

                 熟村不熟店

                 不晓得去哪里住

                 是你们夫妇

                 请我们来住

                 虽然没钱开你店

                 你用我大粪

                 往大田里放

                 一年长一份

                 几年你发富

                 你要几多柴米费!

小俩口一听白牛这么说,也就来个顺水推舟说道:“好啊,然你们这样讲,那就随便你们住几天咯!”后来,小俩口把牛粪放进大田里。果然,年年增产,过不了几年成为当地首富。这也就是农家肥的由来。

话说告波博买得牛回到家后,又到了斗牛的节日。他把白牛和黑牛都拉到斗牛场上去比赛,黑牛每次都打,而且还取得胜利,为老人家赢得不少的荣誉。可是,不晓得是咋个搞的,白牛无论如何就是不肯打。为此,告波博很不高兴。白牛晓得后这样唱道: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远

                 告波博方你

                 升银搭升米

                 过河又涉水

                 爬山又越岭

                 来到鸡场堡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黑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买得白牛走

                 黑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白牛六十两

                 刚好银子够

 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以后

                 黑牛回回斗

                 为您获荣誉

                 白牛不能斗

                 主人啊

                 我三肢在撑地

                 一肢忙抱妹

                 您叫我拿哪一肢来斗啊!

过了不久,告波博喜得长孙,白牛了却牵挂。告波博拉着白牛上场参加比赛,白牛碰一次死一头牛,连碰了五、六次就死了五、六头牛。从此以后,再也没有牛来跟他比斗。这就是牛王的传说。

注:告——黔东南苗族方言:公、爷爷、老者的意思

  方远、方你:为黔东南地区台江黄平一带

  方早靠、鸡场堡:地名

  本故事流传于黔东南一带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年7月2日星期一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